欢迎您!“8+1工作室”为本站提供专业支持!

我的班级故事(1)——星期一不上学的孩子

作者:山东袁爱娟  时间:2014-12-16 09:29:08    浏览数:

  袁庆远是个不善言辞的孩子,平时很内向。他的眼睛在进行视力检查时,连0.1也不到。我着急,家长也着急,可看过医生,却没法配眼镜,跟家长沟通过,家长无奈,我猜测应该是弱视。
       在一二年级时,孩子学习一点也不吃力,甚至可以说是绰绰有余。平时背诵的东西别人还没读熟呢,他已经背过了。一本《小学生古诗词诵读》一学期下来,有的同学才背了二三十首,有的只背过了几首。因为属于课外阅读,我也就要求他们回家读,有时也利用阅读课让学生背诵。袁庆远用了几个星期的课余时间就全背过了。在惊诧之余,我多次试过他的背诵,却常常发现他的领悟力很强,别人背诵的东西他可能用不了三分之一的时间就全掌握了。或许是因为眼睛的缘故,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成绩越来越下滑,就是坐在第一排,也常常看他吃力的书写,眼睛跟书本几乎贴在了一起。可是,对于这样的孩子,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如何去管教他,看他开小差的次数好像多了起来。

     到了五年级的新学期,全班学生都好像成长了很多,由于“星级评价”的实施,孩子们的学习兴趣大大提高,有时为了多得一颗星,我布置的作业他们自己成倍的增加,有的学生还几倍的增加。学生不完成作业的情况几乎不见了,我心里真的很高兴。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学一连两个星期,每到星期一袁庆远就请假,总说病了。第一个星期我没在意,第二个星期一的时候,早上看到同学们都在自己的位置上认真读书,可再看袁庆远的位置却空空的。我在内心深处担心,可能他又不来了。果然,在预铃后,他的爷爷来请假了,说孩子在家不舒服,吐了。我仔细询问,孩子是真的还是因为没完成作业而不来,可孩子爷爷也说,自己也担心是因为孙子没完成作业而不来,亲自去看了现场,孩子真的难受吐了。

     下午,袁庆远就到校了,我问他要星期天的作业,他却说自己忘带了。我只好让他第二天再拿来,结果第二天也没带来。至此,我相信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可能他因为星期天作业没完成,而星期一在心里紧张的情况下,身体反常,出现了毛病。跟孩子家长沟通后,我希望他们多注意孩子的学习,同时能抽出时间对孩子的作业进行检查。特别是星期天作业,要早检查,早督促,孩子家长也同意我的做法。过后,我又再次询问袁庆远,他自己也承认了星期天作业是没完成。不过星期一是真的身体不太舒服。我跟他说:你作业没完成,造就了心理压力过重,身体也变得承受不了。所以才会出现不健康的症状。

     在教育孩子的同时,我以朋友的身份分析了他以前的学习情况,并给予他肯定。说他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如果努力学习,应该是排在前列的。孩子在跟我交谈中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对于家长的劳累我也给他说了不少,并希望孩子体谅家长,能自觉完成作业。孩子也表示会做到。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国庆节放假归来的第一天,早早的来到学校。

   操场上累积了八天的树叶,铺了一层。星期一的值日生打扫了一小部分。这么大的操场由我们班自己清扫,每天的值日生都得干到铃声响,也只能是把一小半。平时我都是安排学生错开打扫,争取三天能完整地清扫一次。不过经过一个长假,地面上的落叶实在太多了,应该完整地清扫一次了。但是只由值日生清扫是完不成的。孩子们第一天来,先从劳动开始吧。安排一个学生到楼上叫全体学生下来,我看了看正在打扫的孩子,特别是男生,前面的同学扫过了,后面的因为紧挨着扫,就把扫过的又扫了一次,真是一遍功夫两遍费。教过不是一次了,咋还是老这样呢?我拿过一个学生手中的扫帚,又示范了一次,希望孩子们能有所改进。看看楼下的同学都下来了,我把若大的操场分成了几个部分,分配给每个小组长,让他们带领自己的组员完成各小组的任务。整个早晨,都在忙忙碌碌中度过。上课伊始,校长让我跟分去看一个生病的女同事,也没来得及清点学生人数。等到从寒亭回来,已上了第三节课。

    第四节课是语文,等我到了教室,才发现有两个学生没来。一个是袁庆远,一个是苗全信。打电话给苗全信的家长,打两次,都拒接,也不知什么原因。给袁庆远爸爸打过电话,他说自己早早去了坡里,还不知道孩子没上学,说是下午让孩子来。已经上了第四节课,那就让他下午来吧。我猜测袁庆远不是病了就是没完成作业。

    下午,苗全信已经到了教室,问他上午怎么没来,他说:“我哥哥结婚。”“你哥哥结婚又不是你结婚,干吗你不来?还有我打两次你爸爸的手机,干吗他都不接?”孩子也说出原因,我也实在没法再问。这样的孩子,家长对上学一点不重视,想跟家长沟通都找不着人。这几年的家长会就来过一次。平时打电话找家长,最多是孩子拿家里钱时,能来得快点。平时几乎见不着孩子面。我真不知道怎么教育他。

    袁庆远还是没来,我又一次打了电话,孩子家长说在家里闹,说是晚了,不想来。我跟他说没关系,不管什么原因都先让他上学。孩子爸爸说一会送孩子来。上课不多时,有学生跟我说:“老师,袁庆远来了。”“哦,那他怎么没上来?”“他爸爸把他抱进校园了,他还往外跑。”“那我下去看看。”还没等我走到校园门口呢,早跑远了,看不到影了。唉,这孩子。孩子家长也开着三轮车走了,他们并没有看到我下楼了。过了一会儿,孩子爸爸打过电话来,解释说,孩子作业没完成,怎么也不愿来学校。我知道孩子的眼睛写字累,他完不成作业不要紧,不要逼他。

   孩子的眼睛看东西很吃力,我觉得能少用眼睛就让他少用吧,希望他的眼睛能好好的。

今天早上跟值日生交待了一些注意的事项,以及应该先清扫哪里,就回到了教室。

教室里孩子们还没安顿下来,可能是都刚到。我一直往前走,还没到讲台呢,一个学生走到我跟前,我还没注意到是谁,只看到一个低垂的脑袋,还没等我问什么,他已经跟我说:“老师,我昨天做的太错了,对不起。”我这才发现,原来是袁庆远。我看了看他,学生中已有不少看向我们俩。我低声对他说:“我知道你的眼睛写作业很累,以后如果作业太多,你能写多少算多少,但不可以不来。最重要的一点,要听爸爸妈妈的话,他们昨天送你来学校你又跑了,这样父母不是很担心你吗?还有以后不要太挑食,多吃饭,会对你的眼睛有好处。”学生的注意力几乎全放在我们俩身上了,我也不能再多说什么,以后有时间再跟他细谈吧。反正他自己也认识到了错误,再多说也无益。这样我就让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在袁庆远第一次出现没完成作业的情况时,我就跟家长沟通过,孩子的眼睛不太好,是神经性萎缩,在现阶段是没法治疗的,家长痛苦,孩子心理负担也重。他写字一直很吃力,但当时我并没想到这种情况的严重性,现在知道了,对他的要求只能宽松一点,他写的字比较大,而且看黑板在第一行也看不很清,为孩子担心的同时,我也在自责,一直以来,我没有特别关注到这个孩子,在以后的工作中,我的重心时常倾斜于他。有时孩子们也问我:“老师,袁庆远的作业写得并不比我好,干吗给他加星要比我多啊?”我只能说:“袁庆远近视的厉害,只能照顾他啊。”其实孩子的眼睛没法配眼镜,每次作业只要他完成了,我就按最好的标准给他加星,孩子也越来越自觉,成绩也逐步上来了。学期末,他的成绩上升了不少,家长满意,我也觉得这样要求对他是最好的。

共有条评论

发布

推荐内容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