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掌心娃娃

时间:2018-07-12 14:51:05    浏览数:

注意到那小男孩之前,他一直躺在病床上发呆。
  
  大夫一再告诉他这只是一个良性肿瘤的切除手术,没有太大的危险,也不会影响他的将来,可是,大夫并不知道他在担忧些什么。为了准备这次手术,他打了两个月的工,又向一位远房亲戚借了一笔钱,他不想让远在农村,为了供他上大学已经受尽委屈的父亲再操心,同时,他不愿让班里的同学知道,他不想欠太多的人情。此刻,他躺在床上,等待着几小时后就要进行的手术,想着以后为了还钱而必须付出的辛苦,和这个星期将要耽误的课程,心里多少有点凄凉。
  
  病房里走进一个约五六岁的小男孩,剃了个圆圆的光头,那双黑眼睛仔细地向他打量:“为什么就你自己呢?”
  
  他笑笑,“我是大人了嘛。”
  
  “好多大人也都有人陪。”
  
  “你是陪谁呢?”他问。
  
  男孩的黑眼睛一转,“嗯——陪爸爸。”
  
  男孩又问:“你得的是什么病?
  
  他指了指自己的胸腹,“这里面长了个小东西,下午要开刀把它拿出来。”
  
  “刚才你在这儿发呆,是不是害怕开刀太疼了?”孩子又问。
  
  他笑了。他没法向这样一个小男孩解释他的苦衷。“可能是吧。”
  
  男孩偏着头向他望,像是在费劲地想什么主意,好一会儿才说:“那你等我一下。”没等他反应,转身就跑出了病房,牵来了他的父亲。
  
  那男人对他微笑:“龙龙说你下午要做手术,是吗?”
  
  他点点头,不明白这父子俩要做什么。
  
  “是这样的,”那年轻的父亲向儿子看了一眼,眼中的爱怜不加掩饰地流露出来,“他要我帮你在手上画一个娃娃。他做手术的时候,我常在他手上画个娃娃,动完手术后他看着娃娃玩,就忘了疼。他说这样很管用,让我帮你画一个。”
  
  他一怔。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父子两人中,得病的原来是儿子——那男孩子毫不在意地笑着,伸手拉起他的左手交给父亲,那父亲从衣袋里摸出一支圆珠笔,对他稍带歉意地苦笑了一下,像是希望他能容忍这孩子气的举动。他点点头,任他在手上一笔一划地画出流畅的线条,却吃惊地注意到,那年轻父亲背向儿子的眼睛湿润了,一滴泪滚下来,落在他手里。
  
  他和那父亲始终没有交谈。他的手掌上,那笑眉笑眼的娃娃被那滴眼泪浸得微微模糊,他把手张开再合拢,那娃娃就随着皱起鼻子或是翘翘眉毛,憨态可掬,惹人怜爱,那父亲的画画技巧显然不低。他看着手上笑着做鬼脸的娃娃,鼻子有点发酸。父子俩离去时,男孩子蹦蹦跳跳着,身边的父亲牵着儿子的手,背微微伛偻,太阳从迎面的玻璃窗外照进来,他们就那么手牵着手走进阳光。
  
  手术很顺利。他坚持不让照顾他的护士为他擦那画着娃娃的手,并试探着打听小男孩的消息。护士看了眼他手上的娃娃,神色却有点黯然,“是个乖孩子,挺可惜,得的是脑瘤,恶性的,做了几次手术,可癌细胞还是扩散了。他父母离婚了,只父亲一个人照顾他。”
  
  他听着,心里就渐渐涌起一阵苦涩。他想,等自己能动了,一定要去看看那个男孩。
  
  第三天早晨,护士带来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那个名叫龙龙的小男孩昨夜病危,医院抢救了几个小时,还是没能留住那条小生命。他心里一痛,忍不住低头看自己的手,手上娃娃的面孔早已淡得难以辨别了,却还隐隐留着一抹笑容。
  
  他不顾护士的劝阻,扶着墙出了门,慢慢地顺着走廊找到了男孩子所在的病房。门开着,他一眼看见了那位年轻的父亲,静静地坐在中间那张空荡荡的病床边,身边是已经整理好的几个包裹。他站在门口,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再挪动脚步——那父亲坐在那儿,低着头,表情沉静,正用笔一丝不苟地在自己手心上画着什么,对周围的一切,包括站在门口发愣的他,都全无反应。
  
  那是一个微笑着的娃娃,像他手心里已经渐渐模糊了的娃娃一样。

共有条评论

发布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