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母爱醉心

时间:2018-07-12 14:51:10    浏览数:

父亲走了二十多年了,母亲的身体硬硬朗朗的。这是曾子凡心里最欣慰的事。前些年每次接母亲来北京小住,待不上一个月,她就闹着要回家,说你们这儿住在高楼里,接不上地气,说话也没人能说到一块儿去,再待下去就把我待出病来了。要是孝顺,就送我回家吧。这些年母亲岁数大了,出门不方便了,所以自从从副师职的岗位上退下来后,他就经常回去看母亲。
  
  早晨一起床,他对老伴儿说,我要回家,老娘想我了。
  
  老伴儿说,那叫谁陪你回?
  
  不需要,我自己回就行。
  
  你以为你还年轻,六十多岁的人了。
  
  老伴儿不放心,就叫孙女雪菲请假陪他回家。
  
  爷儿俩下了火车,打车向一百公里外的山里驶去。路上孙女雪菲说,爷爷,您这是第三次回家了吧。
  
  是啊,想你太奶了。
  
  太奶也真是的,不会享福,去咱家待着多好,非要回乡下住。
  
  你不理解,乡下空气好,人气浓,她活得舒坦。
  
  车子一进山,曾子凡问司机,师傅,能打开窗户吗?
  
  可以。
  
  曾子凡对着窗外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心里想,这是真正的家乡的空气,这种熟悉的味道一下子灌满了他的五脏六腑。
  
  车快到村子时,他对孙女说,菲菲,知道吗?当年我就是沿着这条小路从大山里走出去的。这山小时候我去上边逮过蝎子,来这小河边割过草……
  
  一进家门,他站住了。母亲端坐在院子里,很安详的样子。
  
  曾子凡轻轻喊了一声,娘。生怕吓着母亲似的,声音又绵又柔。见母亲没有反应,他的眼睛湿润了。
  
  他紧走几步,在母亲面前,轻轻地跪下了。母亲转过脸,昏花的双眼中有亮光闪过,继而脸上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他把几乎已是满头白发的脑袋深深埋在母亲怀里,母亲用那双满布青筋的手把他揽在怀里,轻轻地拍着。许久许久,母子俩就这样抱着。当母亲捧起他的脸时,他早已是泪流满面。
  
  站在一边的雪菲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眼睛里也盈满了泪水。
  
  深夜了,娘儿俩还在陈谷子烂芝麻的聊着,雪菲早已进入了梦乡。娘,您也睡吧,咱们明天再聊。行,你也累了,早点歇着吧。躺下了许久,母亲也早已经熄了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突然屋内有一丝亮光闪过。母亲轻手轻脚地来到他的床前,里里外外给他掖了被角,然后手电照着别的地方,在手电的余光里端详着他,久久,久久。
  
  他的眼角有两行泪水悄然流下。他装着熟睡的样子,没有去擦眼睛。他心里想,母亲这辈子太苦了,而我太幸福了,这样的岁数了,还能享受到母爱。在母亲心中,不管你多大年纪,永远都是个孩子。
  
  他脑子里过起了电影,想起了自己这一生的酸甜苦辣,沟沟坎坎。
  
  第二天早上雪菲起来,看爷爷睡得那么香甜,脸上还带着笑意,心里想,这老顽童,不知又做什么好梦了。
  
  当家人忙完早饭,太奶让雪菲喊他吃饭时,他再也没有醒来。母爱,使他醉过去了。

共有条评论

发布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