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网欢迎您!

年少时,我们都有过凤梨酥的爱情

时间:2018-08-15 15:18:06    浏览数:

Z是我在鼓浪屿认识的一个女友。
  
  她是土生土长的厦门人,用她的话说,睡觉没听到厦门的海浪声,都会失眠。于是,她快30岁了,从来没有离开过厦门,表示也从来不渴望外面的世界。
  
  Z长得很秀气,一张娃娃脸配上齐刘海,眼睛不大但很明亮,笑起来,还有浅浅的酒窝。衣服总是很素、很宽松。第一次见到她时,我觉得她应该是从琼瑶小说里穿越过来的,而且应该有一个在她背后爱她爱得歇斯底里地咆哮的男友。
  
  当然,我的YY总是没有如愿出现在现实生活中。Z的男朋友是个在厦门上学的一个大学生,比她小2岁,专业是画画。(男女主都很琼瑶啊有木有,就差咆哮了有木有啊!)这个男生就暂叫L君吧。因为我是旅游认识的Z,在厦门呆的时间比较短暂,所以没有见到L君本尊。从照片上来看,是个很普通的男孩子,普通的长相,普通的身高,普通的穿着,连名字都普通到一百度就能出来上千页的那种。
  
  L君常常到鼓浪屿来采风,Z家开一个甜品手工作坊,L君在她家吃了一盒曲奇饼和一杯咖啡后,居然没钱买单,然后跟Z说好,下次过来再把钱给她。我真不晓得L君这是真没钱,还是泡妞的手段之一。狗血的是,Z说,“要不你给我画一张素描吧,我就不要你钱了。”
  
  然后,就在那个微风徐徐,日光和煦的下午,一个女孩坐在一堵爬满牵牛花的红墙边笑靥浅浅地看着对面涂涂擦擦的文艺少年。年轻的身体就像一颗饱满的玉米粒子,遇到光火的那一刹那,就成了喷香的爆米花。
  
  Z在后来,回忆起那天的场景,跟我说,在当天L君进入她的店时,她就对这个男孩子有莫名的关注感,从来没有主动上去跟客人介绍食物的她那天居然主动走到了L君的面前,甚至亲自端咖啡给他。在L君吃东西的那段时间里,她沉睡了二十多年少女的“恶魔”之心一直在蠢蠢欲动,她希望他对她也有异样的感觉,她想设计一些小意外让他记住她,可惜安分的她丝毫没有恶作剧的天赋……渴望发生故事的Z,如愿以偿。“他给我的感觉说不上来,但却是别人都给不了,包括我的EX。”
  
  Z家是世世代代做凤梨酥的,故而她也继承了家传手艺,凤梨酥做得非常地道,我便是因为凤梨酥和她结交的朋友。在鼓浪屿,有许多的点心手工作坊,他们常常会将工作台置于前厅,旅客们在购买的同时也能看到生产的过程。而Z姑娘很独特,她的凤梨酥在鼓浪屿卖,生产地却在厦门市区的家里,所以她每天只卖限量的凤梨酥。她做的凤梨酥,饼皮入口即化,内馅酥软又不甜腻,配上清茶和咖啡都是午后极佳的享受。她告诉过我,每次做凤梨酥时,她都会把自己关在厨房里,不喜欢别人打扰,也不要别人的帮忙,更不许别人旁观,只要有旁人在,她会觉得浑身不自然。从16岁到现在,这一习惯从来没有改变过。她所坚持的,外人难以动摇。
  
  她和L君的恋爱谈了4年,从L君大一到大四。L君是个文艺的穷游者,经常在课余到处采风,他当然总是免费拿到各种凤梨酥当干粮。他邀请过Z一起去采风,她总是拒绝,后来也就不再邀请了。Z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我们都应该保持自己的习惯,即使两人谈恋爱,也不能改变原来的习惯,恋爱后自然会产生属于“两个人”的习惯,他们俩的习惯就是:他走时来她家带走一盒凤梨酥,他回来时会送给她一幅画,画中是他路过的风景以及早在他心中深印的她的样子,每一幅画,都很逼真,仿佛真的她当时就在那个景里。
  
  L君和Z的恋爱,没有普通年轻人那种特别的浪漫方式或者轰轰烈烈的情节,反而更像是成熟男女的爱情。一个专心于学业,一个专心于凤梨酥,两人几乎没有过争执,Z说遇到烦恼他们会把对方当做那个“烦恼”大骂一场,“烦恼”一方说“对不起”,然后两人哈哈大笑,心情便恢复好了。而后,便是互相鼓励。
  
  两人喜欢相处的方式,都是在海边走一走,Z说,因为他们都爱聊天,海岸线没有尽头,话题才不会被打断。这样平静、又正能量的爱情,我以为会是细水长流……
  
  L君毕业后,曾经在厦门找过工作,但是并不理想。再加上他本身是北方人,家里催促回去,他和Z说,我们一起走吧。Z拒。L君说,我们去北京吧,在那里你的凤梨酥肯定会卖得很好的。Z拒。L君说,我想去北方了。Z说,好。
  
  于是,就这样分手了。没有争吵,没有互相揭短、谩骂、埋怨。Z说,那一天,甚至她没有在他面前落泪,而L君也没有再多的要求。我一直在想,他们这样的结局,是不是因为彼此太过了解?
  
  这次的“烦恼”,他们再也不能怒骂嘻笑来解决。
  
  年轻时的爱情就像凤梨酥,饼皮酥化,一落便散,却要搭配粘牙的凤梨馅。这种组合是很美妙,但是一遇到风雨,必然会分离。
  
  Z姑娘说了那一句“好”后,L君就离开了她家。两人连分手都没有说,也没说再见。L君就离开了厦门。
  
  后来,L君有给Z发过他在北京的地址。Z没有回复。
  
  我离开厦门已经有一年多了。2个月前,Z说她新创了一种凤梨酥的口味,要寄来帝都给我尝尝。
  
  寄来的,一共两盒。两张便利贴,一张我的名字,一张L君的名字。属于L君的那张便利贴上还附着“注意安全”四个字,想必这也是属于“两人”的习惯吧。
  
  我说,需要我拿给他吗?
  
  Z:不用了。两盒你都吃。
  
  我:你明明想给他……
  
  Z:我已经开始新的生活,他恐怕也习惯了新的生活,互相不打扰比较好。那盒凤梨酥不过是我还遗留的比较顽强的难以改变的习惯。
  
  那是我认识她这些时间以来,第一次听到她哽咽的声音。
  
  然后,我吃了两盒凤梨酥。
  
  很家常,很好吃。
  
  我只是吃货,不是红娘,我是不会给L君偷偷送去的。何况,每段故事都值得尊重。

共有条评论

发布

热门点击

最近更新